长春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三联集团资金迷雾重组郑百文留隐患

发布时间:2019-11-10 20:52:14 编辑:笔名

三联集团资金迷雾 重组郑百文留隐患?

在济南最繁华的泉城路商圈,三联商社的大门前依然人流如织。 至今近4个月的时间其股权多次拍卖,吸引了大多媒体的眼球,但三联商社没有结局的股权拍卖,让大多数人对实际控制人三联集团愈发好奇起来。 5月30日,三联商社发布的股权重新拍卖的公告,在三联集团手上三联商社的9.02%股权将第三次走上拍卖台,济南中院日前下达民事裁定书,重新拍卖三联集团所持三联商社2276.56万股以清偿济南商业银行债务,但三联集团不得参加竞买。 6月2日,《证券》致电三联集团,从三联集团获悉,无论第三次拍卖的结果如何,三联集团都不会放弃家电领域。 而玩转三联商社股权拍卖的三联集团似乎也尝到恶果,如果此次9.02%的股权被他人拍得,将预示着三联集团将彻底退出三联商社。 从三联集团手上的三联商社股权多次被冻结、反复拍卖来看,三联集团给外界的强烈感觉,就是该企业资金告紧。 到底是什么让三联集团资金链如此紧张?《证券》就此多次去济南,进行了详尽调查。 重组郑百文留隐患? 要不是此次风波,人们恐怕早就记不起三联商社了。2001年以前,三联还是与国美、苏宁比肩的中国家电连锁业的前三强。但2001年以后三联给大家讲述的股市却跟国美、苏宁不同,三联的发展是个从平凡到耀眼,而后归于黯淡的故事。 坊间很多活动在山东资本圈的人都不得不承认,重组郑百文给张继升和他以后三联集团的发展埋下了些许隐患。 2001年山东三联集团借 郑百文 上市之后,便对郑百文进行了重大的资产、债务重组。并于2003年8月将上市公司名称正式变更为 三联商社股份有限公司 。 从2003年年报中不难看到三联当时的辉煌 三联商社公司在2003年度取得了良好业绩。2003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7.8253亿元,实现主营业务利润9367万元,完成净利润3113万元,与上年相比分别增长了41.82%、27.21%和49.65%;三联商社家电零售额在济南的市场占有率为70%左右,其他山东地市保持40%左右的占有率。 有业内人士说,正是由于当时的重组动作,导致了三联家电连锁一直没有发展起来。 据调查得知,三联在2003年接手 郑百文 后,仅仅是把整个家电业务链中的销售环节整合进了上市公司,却把采购、物流等关键部分独立了出来。这样一来,上市公司要销售产品,就不得不和独立出来的三联采购公司、三联物流公司发生关联交易。 不难看出张继升在这种设计下,三联集团有可能绕开监管层对资金的监管,通过关联交易把三联家电领域的现金流全部转移到非上市公司部分,然后向其他行业转移。 这种资金转移或者占用的传言也随着监管机构的批评变为现实。 2008年4月28日,中国证监会对三联集团和三联商社高管发出处罚通知,由于三联集团和三联商社之间存在违规的大额关联资金往来,而没有对外进行及时公布,对三联集团处以40万元罚款,对张继升提出警告,并处以10万罚金。 而早在06年,上海证券交易所就曾审核,三联商社股份有限公司在信息披露方面存在如下问题:三联商社股份有限公司及下属各家电分公司假借预付货款名义与关联方进行非经营性资金往来,通过控股股东下属三联家电配送中心有限公司为控股股东及其下属企业提供资金。截至2005年末,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余额21553.60万元,占公司年末净资产的62.98%。该重大事项未经股东大会审议,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对于当初为什么三联集团只将销售环节装入上市公司,一位知情人士吐露, 当时2003年郑百文恢复上市的时候,因为当初重组郑百文时一些因素的影响所致。 但具体是因为什么因素却不得而知。 对于这样的设计模式,张继升显然早有预谋,这种手法既方便了资金转移,而且又可以避免如果三联商社这个壳资源丢失,不至于损失惨重。 而这种设计的好处近日马上就要有所体现,足见张继升的老谋深算了。 近期很多媒体报道称,三联集团方面表示三联集团不会放弃家电领域,可能另起炉灶。 6月2日,从三联方面也得到了证实。 三联集团不会放弃家电领域,可能另起炉灶。 众所周知,家电连锁领域,渠道资源很重要,对于三联集团来说,只有部分直营店只是销售环节在上市公司,而重要的采购、物流等关键部分却独立在外,这很容易东山再起,另起炉灶。 实际上另起炉灶这事应该是在筹划了,是自己还是找寻合作伙伴不知道。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 从这就看到了张继升这样设计的好处,可以避免丢失壳资源后不至于损失惨重。 同样的我们也看到了另一个好处,即:方便了资金的转移。 此情此景,让人这样不得不让我们联想到2004年曾经风云一时,掌控着多家山东上市公司的山东联大集团。 联大集团拖累三联集团? 2004年7月,在媒体广为传播的银监会向金融机构下发的慎贷企业名单中,山东联大集团赫然在列。 而很多媒体报道的资料中也显示,联大集团关联和控制的企业主要有山东发展集团、山东房地产集团、山东胜利集团、山东三联集团、山东绿野集团、山东汽车销售集团、山东北海集团、山东润华集团、山东联创集团等十大集团,其中三联集团乃联大集团关联企业,其他尽为其所控制。 是不是联大集团因为金融机构的慎贷而导致资金链紧张,从而影响了三联集团与银行的一些借贷行为? 6月2日,致电位于济南市千佛山路的山东联大集团,但却一直处于无法接听状态。 当以此问及三联集团时,三联集团一位工作人员却否认了此种说法。 当年是联大集团进入慎贷名单,把三联集团也纳入了关联交易的名列,实际上三联集团跟联大集团没有任何关系,实际上是误伤了我们,跟我们没任何关系的。 当追问是否04年以后对三联集团造成借贷方面影响时,该人士也表示可能受到一些影响了。 调查资料得知,联大集团成立于1985年,隶属于山东经贸委下属的经济技术开发中心。当年该中心有两个年轻干部一起 下海 ,其中一个为张继升,他创办了三联集团,而另一个即为吴晓梦,联大集团的掌门人。 从此可以看出两人之间的关系。 在2004年以前,真实的联大集团,一直是个谜。 2003年8月,华夏银行招股上市,作为该行的第四大股东,华夏银行对联大集团的主要业务作了披露:联大集团 主要业务包括工业生产资料、百货、五金交电、电子计算机及配件销售;普通机械、化工产品、建筑材料、家用电器的生产、销售等 。 这是自联大集团现身资本市场以来最权威的公开资料披露, 而实际上,有当地人士反映,在山东当地,联大集团资源丰厚,资产庞大,其所控制的产业遍及山东各地。 有据可查的的是,1995年,联大集团取得华夏银行12%的股权,耗资3亿元。1998年,联大集团跨省兼并了海南金轮帘子布厂。虽然兼并以后,号称盘活了12亿国有资产,但由于公司在被兼并前资产损失严重,因此,联大集团进入后重组进行得异常艰难。 2000年,联大集团有两项较大的投资,一是参股广发银行,9.8%的股权共投入大约3.4亿元。另外是收购青岛国棉二厂,该厂具有80多年的生产历史,注册资本3.6亿元,拥有资产6亿元,1990年代由亚行贷款总投资4亿元分别从美国、德国、日本等国家引进先进设备和生产工艺,建成锦纶6浸胶帘子布生产线。联大收购后,将国棉二厂改名为青岛联创集团。 虽然公开资料并未公布联大收购的价格,但有消息显示,2002年,青岛联创集团投资1.2亿元引进国际先进的设备进行技术改造和工程扩建。这1.2亿元应该与联大集团有着关系。 而自2000年至2003年中间联大集团向以上这样的收购和兼并还有多笔。 在以往媒体报道中,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在联大集团以上的收购兼并行动中,所需要的资金至少在10亿元至20亿元之间。如此庞大的资金需求,在自有资金不能解决的情况下,只能依靠银行贷款,资金压力可想而知。 多方查证,但并得到三联集团与当年的联大集团具体的关联交易证据。但真实状况是否如此,就不得而知了。 所欠银行债务究竟是多少? 虽然三联集团实际控制人张继升迄今未对外发言,有媒体报道称,三联正积极谋划解困。但是,市场留给张继升的机会已经不多。 受累于多元化投资业绩不彰,近几年来,三联集团早已深陷资金危局:银行债台环筑、股权冻结频密、财务丑闻不断。在三联商社的股权拍卖公告中,也坦承三联集团是拍卖股权还银行债务。 三联集团不是上市公司,没有必要确切披露与各银行的债务具体数额。 这是三联集团给予的解释。 也多次从银行方面想了解具体数额,都没有得到确切的结果。 《财经》曾报道,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山东商业银行信贷负责人透露,他粗略估计,三联集团目前的银行借款达14亿元之巨。前几年,山东省政府曾组织过一个贷款俱乐部,列入其中的地方重点企业,银行应暂缓催还贷款,让企业 生产自救 。三联集团获知消息后,主动要求加入。 原本作为集团 奶牛 的家电零售业务,亦因为其地产业务的 抽血 过度,扩张受限、业务萎缩,经营步入困境。 公告显示,2004年,三联商社年收入22.91亿元,净利润3562万元;至2006年,年收入降至17.85亿元,净利润则锐减至116万元。 至2007年,三联商社已连续三个季度亏损,全年业绩报亏,颓势昭然。 有媒体报道称,三联商社之所以落到拍卖股权的境地,并非自身经营不善,而是集团不断地从上市公司 抽血 造成。 根据三联商社公告,仅截至2005年年末,三联集团就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达2.16亿元之巨,严重影响了公司资金与存货周转。由于行为恶劣,2006年10月,上海证券交易所对三联商社董事长张继升进行了公开谴责。 张继升似乎善于走政府路线。公开资料表明,三联集团近年最大投资动作,就是与山东省直机关合作,在济南风景胜地千佛山下,以建设 经济适用住房 的名义,开发万亩大盘阳光舜城。 不过,三联和省直机关的合作似乎并不愉快。2006年山东省政协九届四次会议上,农工民主党山东省副主委王伦善委员专门提交了一份题为《关于尽快解决舜湖社区遗留问题的建议》的提案。 在当年5月作出的提案回复中,山东省级机关事务管理局承认,省政府正积极协调三联集团,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将舜湖社区(2002年济南市政府批准舜湖社区改名为阳光舜城)省直住宅小区用地统一调整为划拨地,为下一步办理房产证理顺关系。 该局同时承认,在舜湖社区建设过程中,该局数次督促三联集团加快工程建设进度,但效果并不明显。 有媒体评论张继升喜欢高谈 社会 。2007年7月,正值三联集团资金紧绷之时,他依然拿出巨资,邀请国内顶级经济学家赴田横岛举行 中国经济50人论坛 ,主题是 未来十年中国需要研究的主要课题 。 当前,摆在深陷资金困境面前的张继升,不知是否还有机会来重新思考三联需要研究的课题。 (来源:证券)

孕育营养
职场
脑筋急转弯